古村奇遇江山文学网

2019-07-13 22:37:54 来源: 平顶山信息港

“站好一点,摆个PS,对,对,就这样,OK。”摄影家何涛按下快门。  何涛正在给肖怡拍照。他们站在五宝田摇摇欲坠的小桥旁,后面背景是整个古村落。肖怡穿着一件天蓝色的旗袍,举着一把小阳伞,款款地从桥上走来。  何涛酷爱摄影,哪里有美景就往哪里跑。听说五宝田是一个没有开发的古村落,如诗如画,就驾车来了。  来到这里的时候,被眼前的景象陶醉了。一副恬静的田园风光美不胜收。他拍下了这里的花窗,悠长的巷子,老门楼,流水,小桥,一草一木。当他的镜头出现一个穿红裙子的姑娘时,他迅速地按下了快门。  这姑娘就是肖怡,当他看到肖怡的眼,他的心就加快了速度。他确认她就是自己今生要等的那个人。  肖怡今年23岁,高中毕业,待字闺中。母亲去世了,跟着父亲一起过。肖怡长得水灵灵的,身段儿好的没词形容。何涛当晚就借住在肖怡家中,以方便接近她。  肖怡的家住在肖家大院靠溪边的那栋房子,她住在主卧室。里面的装饰保留了古时的样子。一张雕花大床很是显眼,显示了原来主人的尊贵和奢华。挂着帷幔,神秘而诡异。床的右边是梳妆台,这梳妆台也是以前的东西。虽然年代久远,却也闪着华贵的光泽。站在梳妆台前,可以看到静静流淌的小溪和小溪旁的那颗百年古树。  肖怡的求婚者甚多,但她不为所动。她孤傲冷艳,独来独往。房间里都是她的照片,有彩色的,黑白的。有一张黑白照片为显眼,穿着旗袍,眼睛有一丝淡淡忧伤,坐在藤椅上,注视前方。  正好是国庆放假,何涛住下来,准备追求肖怡。  何涛白天脖子上挂着相机,到处拍照,对肖怡说:“肖怡,我给你拍几张,说不定可以获奖呢。”肖怡开始并不愿搭理他,但看他住在自己家里,也是彬彬有礼,住宿吃饭也给钱。而且说话幽默,就答应了。  何涛有肖怡这个美女陪着,别提心里有多美了。特别是肖怡穿着旗袍,款款向他走来的时候,何涛竟有置身梦境之感。  外面的风景都拍了,何涛说:“肖怡,我给你拍几张坐在雕花床上的照片,应该很美。”肖怡穿着红旗袍,半娇半羞坐在雕花床上,像一个娇艳动人的新娘子。何涛咔嚓咔嚓地按下快门。  第二天看照片的时候,外面的风景照都拍得很好,拍出了它的美态。肖怡坐在雕花床上的照片却没有图像,漆黑一片。何涛蒙了,明明拍好了,怎么没有图像?是机子出了问题?不会,外面的风景照和肖怡站在桥上的都有图像呀?他要求再去参观肖怡的房间,肖怡说什么都不让了。  晚上,何涛做了一梦。梦见自己睡在那张雕花床上,一个眼睛忧伤的女子,穿着红色旗袍,脚穿绣花鞋,来到身边说:“老爷,你让奴家等得好苦。”说着脱下旗袍,露出玉脂般的身体。那身段像肖怡,脸,似像非像。何涛说:“我不是你的老爷,我是照相的,今来此打扰,实在抱歉。”那女子说:“你就是,你难道将我忘了不成?”说着嘤嘤哭泣。何涛赶忙说:“你如真是我老婆,我怎么会忘了你呢?我如今还没有老婆呢?”“我就是你娘子,休要说没老婆。”说着躺在了何涛怀里。何涛一接触那玉脂般的身体,灵魂立刻冲出了身体,飘飘然。  猛醒,是梦。摸摸身边,没人。一摸裤裆,大惊,裤子黏糊糊的。难道刚才真的做了那事??打开手机一看,凌晨二点。何涛睡不着,拉亮灯。这一亮灯,吓得魂都没了。是肖怡的雕花床,自己睡在肖怡的雕花床上。昨天明明睡在客房呀?怎么会睡在这里?而肖怡人呢?她在哪里?梦里的女子又是谁?何涛不敢多想,赶快爬起来就跑,却被椅子拌了一跤。一抬头,照片上那忧伤的穿着旗袍的女人正看着自己。她,正是梦中之人。  第二天早上,肖怡喊他吃饭。他看着肖怡问:“你昨晚上去哪了?怎么不在自己房间?”肖怡白了他眼:“你真奇怪,我不在自己房间里,还在你的房间不成?吃饭了,我爸在等你呢。”  何涛就愈发觉得奇怪和不可思议,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百思不得其解。  吃饭的时候,何涛问:“肖怡,你房间的那张黑白照,就是坐在藤椅的那张,是你的照片吗?”肖怡说:“不是,怎么,很漂亮吧?”何涛说:“不是你,是谁?怎么和你很像?”肖怡笑着说:“保密!开饭喽。”何涛想问肖怡爸爸,她爸爸是个老实的庄稼汉,可是他只顾吃饭,眼睛不时警惕地看看何涛。何涛只好放弃这想法。  几天过去,何涛明天要走了。这几天的相处使两颗年轻的心靠近了。晚上肖爸爸拿来家里的米酒,为他践行。米酒度数低,喝起来醇厚香甜。但何涛还是不胜酒力,醉了。  是夜,迷迷糊糊中,那女子又来了。走到雕花床边,笑眯眯地拉着何涛的手说:“老爷,感谢那日你的宠爱,我已经有了,你再不会离开我了吧。”说着紧紧地抱着他。何涛觉得喘不过气,用力挣扎。悠悠醒来,发现肖怡坐在床边,拉着他的手。  何涛看看四周,奇怪的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,我怎么睡在你房间?”“不是你要求睡一晚吗?你说你要走了,想体验一下雕花床的滋味。”何涛说:“我睡过一次,没有要求要睡呀?”肖怡说:“不是你强烈要求,会让你睡吗?你说你睡过一次,你什么时候睡了?真是。”何涛说:“你一直在这房间吗?”肖怡说:“怎么会呢,我睡在隔壁,起来上厕所,听到房间有人讲话,这么晚你跟谁讲话?所以进来看看。原来你在说梦话。”  何涛说:“你睡在这房间多久了?有没有看到什么?照片上的女人到底是谁?”肖怡微微一笑,说:“以前是我奶奶睡在这里,后来是我母亲睡在这里。母亲走了后,有人来住过,说是闹鬼,没人敢住了。这房间空置了几年,我喜欢这床,住进来后,觉得挺好呀。每天都睡得很香。闹鬼一说,纯属无稽之谈。”肖怡停了一下又说:“照片上那人是我祖父的祖父的四姨太,祖父的祖父曾经非常爱她,但因一直没有生育,所以祖父的祖父就不太喜欢她了,有了五姨太后就更加不管她了。她忧郁成疾,不到三十就去世了。家里很多照片都丢失了,这张却保留了下来。”  何涛哦了一声,久久凝视那照片,照片上的人,嘴角竟然挂着隐隐的笑容。  肖怡突然说:“你特别像一个人。”何涛心一紧,说:“谁?”肖怡说:我祖父的祖父。”    2014.9.14 共 23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包皮包茎
昆明专治癫痫好的研究院
昆明市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