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点赞的安倍政治学和危险的群愚政治

2019-06-08 13:56:12 来源: 平顶山信息港

如何更有效的治疗痛经
老是经间期出血怎么办
什么方法可以缓解痛经

回顾2013年的日本,不论是好是坏,安倍晋三推动着一切不停运转。日本可谓经历了“安倍的一年”。这一年,始于“安倍经济学”,在2020年东京申奥成功、消费税率上调、《特定秘密保护法》获得通过等一系列重大的中心都有安倍的身影。而且,潮的一幕是年底安倍突然参拜靖国神社。世界各国对此多报以批评或担忧,可他本人却在年末过得悠闲自在。打打高尔夫、看看电影《永远的零》……俨然对外界喧嚣一副不介意的样子。事已至此,看来我们已经不能把目光仅仅停留在“安倍经济学”,关于“安倍政治学”,现在也必须开始认真思考了。

首先,可以明确的说,安倍对于大型主流媒体的报道或舆论调查结果几乎不太在意了。在媒体工作的我对这一点感受尤为深刻。

例如,关于这次突然参拜靖国神社,日本的六大报纸——《读卖》《朝日》《每日》《日本经济》《产经》和《东京》,在社论或报道中对安倍参拜一事表示赞成的仅《产经》一家。就连常在外交问题上明显持保守论调的《读卖》也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提出了疑问。

从订阅比例上来看,读卖、朝日、每日、日经以及东京的读者人数合计超过了3000万,而《产经》的发行量只有200万。尽管如此,为何安倍可以如此无视媒体的声音呢?

安倍内心充满自信,认为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在保护自己。这就是络舆论。在历届日本首相中,安倍是首位玩转Facebook的领导人。在安倍的Facebook上,每天不仅记录首相的活动,关于重要问题,安倍也经常留言发表看法。发状态的频率相当之高。

安倍参拜完靖国神社后,在Facebook上配发照片并留言评论参拜:“我祈祷亡灵安宁祥和,祈求冥福。”针对这条状态,1小时后点“赞”的次数达到了1万次。终点赞的次数据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4万次,留言评论也超过2千条,基本上都在赞赏安倍的参拜之举。

在此,我想稍微思考一下有关Facebook的特性。我自己也在用,所以能切实感受到一点——Facebook基本上就是个“朋友的集合体”,彼此之间相互点“赞”。

不写批评性的内容,这是规矩。Facebook算是一种社交场合。名人的Facebook就更像粉丝俱乐部。安倍的Facebook也是所谓的安倍粉丝俱乐部。这一点与常因批判性留言引发风波的推特(Twitter)或中国的微博不同。

对于一边确认Facebook上的反应一边决定如何处理事务的这种安倍的政治性格,专栏作家小田岛隆如此评价道:“正如白雪公主故事里的魔镜一样。经常问魔镜‘这个世界上受爱戴的首相是谁?’总能收获令他满意的回答:‘当然是安倍首相了!’长此以往,每天照这种镜子的人总是会受到影响。”

安倍不通过媒体,而是希望和舆论之间“直接对话”。这种姿态一直以来就非常鲜明。过去,日本首相与以主流报社为中心组成的“内阁会”之间存在协议。其中有个奇怪的规定,即首相在任期间原则上不接受包括电视台、杂志在内的各媒体的采访。尽管近10年这条规定逐渐形同虚设,但像安倍那样自由自在地接受电视台、杂志等媒体专访的首相,迄今为止仅此一人。

看到这些我们或许可以认为,安倍所追求的政治模式并不注重通过大型主流媒体去表达观点,而是重视与选民之间直接对话的方式,特别是重视上的“赞”。

实际上,参拜靖国神社后的舆论调查中,超过6成的人表明对安倍参拜持肯定态度。这意味着安倍战略取得了成功,同时也反映出日本媒体与舆论相背离、对舆论的影响力日渐丧失的现状。问题的根源非常复杂。

沉醉于“赞”的“安倍政治学”的风险在于,陷入“群愚政治”。这一点毫无疑问。关于参拜靖国神社,从理性的角度去思考也是,现在首相去参拜坏处大于好处。至少从甲级战犯被合祭的那一刻起,首相或天皇去参拜的话就会产生道义上的问题。很多日本人都承认这一点。所以,除非新建一处追悼设施或者采取其他某种形式的解决对策,否则这个问题永远没完没了。

然而,现在的我们是否有资格去批评安倍呢?

在战后的日本,强有力的执政党自民党与的精英集团官僚集团相结合,所奉行的政治手腕将日本经济引向国家资本主义的方向。我们这些媒体对此进行着批判,在报纸上也持续呼吁应该更加重视如何听取大众的意见和批评之声。似乎是为了响应这一呼声,日本政坛也开始充分利用Facebook和Twitter。

这样一个SNS时代里所诞生的政治家就是安倍晋三。如今,通过Facebook等媒介对政治直接产生影响力的“大众之声”庇护着安倍。我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能够说服安倍。

这样的现实,突然降临了。

(资讯责编:孟定勇)

中国海上风电距离英国还有多远?(附图)
我司共享ELISA试验预备6要素
2014年钢贸商面临挑战和应对策略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