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819章 怎么是她?

2020-05-22 06:29:33 来源: 平顶山信息港

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819章 怎么是她?

张叔终于醒了。

当颜雨辰把一柄巨大的灵剑插进九花寨的山巅,并且告诉鲁哈,这柄灵剑可以保九花寨百年平安时,张叔突然就醒了。

鲁哈亲自把张叔带来,满脸堆笑地道:“既然天使决定要走,鲁哈也不便强留,只希望以后天使不要忘了咱们九花寨和你的女人们才是。”

颜雨辰看了一眼满脸伤心的朵雅四人,轻轻叹息了一声,道:“嗯,以后我还会再回来的。”

朵雅和丽瓦四名女孩,终于破涕为笑,却依旧是满脸的依依不舍。

不过,令颜雨辰感到奇怪的是,原本一直催促着他离开的秦梦,这个时候却一直哭丧着脸,在一旁不一言,没有任何兴奋之色。

两人上了飞篮以后,张叔操纵着飞篮,快滑了出去。

“你真的睡了那四个小贱人?”

待离开了鲁哈等人的视线后,秦梦终于爆出来,咬着牙问道。

颜雨辰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点了点头,道:“嗯。”

“你!”

秦梦猛然起身,握紧了拳头,身子哆嗦了几下,方又恢复了平静,噙着眼泪道:“你睡了谁,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,我又不是你的谁。不过你那件宝剑,怎么能舍得给那些阴险卑鄙的骗子呢?”

颜雨辰一脸自嘲道:“什么宝剑,一件阶的法器而已,我这里多的是。既然想要早点离开,自然该舍弃些东西,这世上除了亲情以外,还有什么东西,是不需要付出代价就能得到的呢?”

秦梦颓然坐下,苦涩道:“嗯,你说的对。”

颜雨辰看着她道:“昨晚你去哪里了,怎么不见你的人?”

秦梦见他现在才想起昨晚失踪的自己,不仅又是委屈,又是酸楚,带着哭腔道:“你这见色忘姐的小子,你现在才想起人家么?人家昨晚被那个卑鄙无耻的寨主绑在床上……”

不待她说完,颜雨辰便立刻瞪大眼睛道:“鲁哈把你绑在床上给睡了?”

“我呸!”

秦梦对着他就恨恨地唾了一口,满脸羞恼地道:“你这混蛋,我要是被他睡了,你很高兴是吗?”

颜雨辰耸了耸肩,坦诚地道:“至少不会难过。”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秦梦一听这话,立刻双手抹着眼睛,开始伤心欲绝地哭了起来。

颜雨辰看了她一眼,道:“至少留点眼泪,也显的真一些吧。难道是昨晚把眼泪哭干了?或者是昨晚尿裤子,尿傻了?”

“啊!你才尿裤子了!”

一听这话,秦梦顿时像是炸毛的猫咪,跳起来大怒道:“哪个王八蛋对你说我昨晚尿裤子了?我没有!我没有!”

颜雨辰道:“你从就被绑在床上了,一天一夜,你能不尿裤子吗?白痴都能想到。”

说着,屁股便往旁边挪了挪,嫌弃地道:“离我远点,难怪我闻到了某些难闻的味道呢。”

秦梦顿时暴跳如雷,又羞又急道:“你放屁!我早上刚洗的澡,重新换的衣服,哪里有味道了?”

颜雨辰别过头去,看着悬崖下白雾缭绕的深渊,没有再理她。

秦梦气的浑身哆嗦,恨不得扑上去对着他那张臭脸挠几下,可是又自知不是对手,只得恨恨作罢,用眼睛来瞪死他。

飞篮果然很快,早上出,不到中午,就到达了对面的峰顶。

两人下了飞篮后,沿着崎岖的山路往下。

马儿留在了九花寨,这种山路也只能步行,走不多时,颜雨辰便大汗淋淋,气喘吁吁。

秦梦跟在后面斜着眼讥讽道:“怎么,昨晚被那四个小妖精给榨干了?才走了这么点路,就不行了?”

颜雨辰干笑一声,一屁股坐在了石头上,捏着软的双腿感叹道:“不管是女人还是女孩,遇到了英俊潇洒的少年,都是如狼似虎啊。”

“嘁!”

对于他这臭不要脸的自恋,秦梦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。

“昨晚几次?”

沉默了一下,秦梦忽地又忍不住问道。

颜雨辰看了她一眼,伸出了一个手掌,道:“听朵雅说,整整……”

秦梦嗤笑道:“五次?哼,不信!”

颜雨辰四根指头一弯,只翘起了一根指头,道:“整整一次,不过这一次,却是持续了一天一夜啊。”

说到此,满脸的自豪和得意,嘴角还露出了一抹意犹未尽的笑意。

“吹牛!”

秦梦冷笑一声,自然不信。

颜雨辰转过头看着她,道:“怎么,非要试试不可?”

秦梦脸蛋儿一红,仰着下巴,一脸挑衅地道:“试试就试试,谁怕谁?有本事你来啊!”

颜雨辰眯着眼睛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哦,别怪哥辣手摧花!”

秦梦的心脏忽地噗噗急跳起来,瞪着他道:“就是我说的,有本事你来啊,不来你就是王八蛋,缩头乌龟!”

颜雨辰猛然站了起来,双手抓着裤子道:“好!很好!”

秦梦呼吸骤停,目光中露出了一抹慌乱,心中又有羞涩,又有期待。

谁知道这混蛋只是提了提裤子,然后便转过身,继续下山,嘴里却正儿八经地道:“看在你帮哥带路的份上,哥还是大慈悲,饶你一命吧。否则一天一夜,保证你一命呜呼。”

“胆小鬼!有贼心没贼胆的臭家伙!”

秦梦跟在后面,心中大骂不已。

中午时分,两人下了山,来到了一条宽阔的河流前。

破旧而古老的渡口,只有一只小船,船上的摆渡人是一名头花白的老翁,此时正戴着草帽,坐在船头打瞌睡。

而在船舱之中,已经坐了两个客人,竟然是一男一女,两个金碧眼的外国人。

颜雨辰与秦梦登上船后,与这两个外国人对视了一眼,双方都只是微微一笑,便不再说话,毕竟不知道对方是否听得懂自己的语言。

老船翁睁开眼,懒洋洋地道:“大家莫急,再等一会儿,还有两个人没来。”

不多时,一名年轻的女子带着一名小女孩,快步走了过来。

当看清那名小女孩的模样后,颜雨辰顿时一怔,嘴里“咦”了一声,心中暗暗惊讶:“怎么是她?”

江西牛皮癣专科医院
脑梗死偏瘫可以用中药通心络吗
廊坊治疗白癜风方法
宿迁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遂宁白癜风医院
开封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白银白斑疯医院
本文标签: